psy

【洛基x你】愚人之爱

安源那个源:

*人物ooc注意
*时间线跳跃的很突然
*真的很ooc
产出目录





“咔哒。”
颀长的身形出现在你卧室的窗前,黑发的俊美青年推开你的窗户,阳光和微风立刻填满了房间。他眼珠微微转动,看着床上依然呼吸均匀的少女,她没有半分起来的意思。
青年踱到床前微微倾身,修长的手指划过你的脸颊,轻抚你的发丝。你眼皮微微颤动,依然熟睡。
他的脸上泛起丝丝不怀好意的笑,手伸向你的被褥。
下一秒,你失去了温暖的被窝,被迫醒来,幽怨的眼睛对上他翠色的眸,里面满是恶劣语傲慢,还有得逞的笑意。
“洛基,今天是周末。”你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不过你知道,在他面前这种微弱的抗议根本是无用功。
你知道洛基是北欧神话里大名鼎鼎的邪神,所以当你得知他正在开展侵略地球的邪恶计划时完全不意外。
不过这真是太厉害了。你在心里感叹,你可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些超级英雄,他们居然全部出现在你面前。
而让你“有幸”见到这样阵势的罪魁祸首,正被关在一个玻璃牢房里,本人似乎完全没有被囚禁的紧张感,反而饶有兴致的观察你的表情。
“那个,所以说,我真的不知道宇宙魔方在哪,我甚至连这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如果是因为被威胁了,我们可以到一个他不在的房间谈话。”
你看着托尼·史塔克,叹了一口气。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你在被告知他的计划时一点也不惊讶。”
“任何一个和他接触过的人都不会吃惊的,不信你问问他哥。”
大家视线突然转移到一旁的索尔身上,他愣了下,然后点点头表示赞同你的话。
“哦好吧。”托尼摊手,“我还以为他总会对他的小女朋友透露点什么。”
闻言你痛苦的捂住脸,“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托尼挑了挑眉一脸的不相信。
你要怎么说?那个擅长虚与委蛇、玩弄人心的邪神,总是捉弄你。在他眼里你或许是特别的,但和“蝼蚁”仍然是一个等级的吧。他傲慢和睥睨众生的态度,总是不紧不慢的把你把玩于手心之中。
况且,你们从来没有说过爱——你也不敢想象,要是洛基突然对你说这种话,你一定会觉得要么是他又打算捉弄你,要么就是你做了个噩梦没有醒。
但是你自己呢……你有想过,或者你有渴望过这样不可能的东西吗?
你对上玻璃牢笼中洛基的视线,他冲你笑了,咧开一个兴味盎然的弧度。
“蠢女人。”
他对你做着唇语。
再一次见到洛基已经是他把纽约搞的一团糟之后了。在他被押回阿斯加德之前,你被获准见他一面。
“这不是他本人要求的吧?”
你坐在托尼的车上,有些狐疑。
“是索尔的请求,大概因为他自己也有个地球女朋友……阿斯加德人就这么喜欢在地球找女友吗。”托尼的口吻依然有些轻佻。
索尔是真心实意的关心洛基,只可惜……你不再往下想。
见到洛基之后你有些后悔来了。这算什么呢,你是他的什么?难不成你要在一众复仇者的围观下对他说点什么感人肺腑的话语?你总不能和他说好好改造重新做人吧?
你们就如此沉默的对视很久,然后你下定决心似的,把自己的手放进他的手心。
“我会等你回来。”你轻声说道。
他没有回答。他看着你扑闪的睫毛,突然用力握住你的手。那力道有点太大了,很疼,即使他以前那么的捉弄你,也不曾这样重的对待你。
但你忍着没有抽回手,他只是紧紧攥着你的手指,你感觉到你的心跳声一直传达到指尖,他一定也感觉到了,那样的力道似乎要把你传递过去的心跳融入骨血。
你听到他笑了,不是冷酷和恶质的笑,而是一种莫名让你安下心来的笑。
“I'll be back.”
随后他松开你的手,和索尔一起拉动放着宇宙魔方的装置,消失了。
而你的生活也重新步入正轨,只是没有了在你家神出鬼没的洛基,偶尔觉得不习惯。你不知道按阿斯加德的法律是不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闯下这样的大祸,你短时间内应该见不到他了。
只是你没想到,索尔会在一天突然拜访你。
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洛基死了。”
你一瞬间陷入大脑的空白,感觉不到悲伤,也没有什么震惊,只是觉得一瞬间无法动弹。
索尔是悲伤的,他甚至觉得是自己导致了洛基的死,一副对你有所亏欠的内疚模样。
为什么要觉得对我有亏欠呢?
你不明白,用洛基的话来讲,你只是一个愚蠢的中庭女人,只不过是一点点小戏法就能让你轻易献出自己的服从和崇拜,而且脑子还不好使,面对谎言与欺骗的神居然还能把自己的信任随便交代出去。
你只是能让洛基心情好一些的乖巧的宠物。
但是,你一想起索尔说的“洛基死了”,你抱着靠垫,在沙发上哭了起来。
“果然我不该对你抱有期待的。看看你的样子,愚蠢,难看至极。”
你一瞬间僵直了身体,但是眼泪一时半会停不下来。
洛基从沙发背后慢慢绕到你面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你,微微蹙眉。眼睛里满是对你的不满,还有几分惯有的嘲笑。
“我差点忘了……你的脑子比我愚蠢的哥哥迟钝一百倍……”
他好像从一开始就对你能识破诈死的谎言不抱期待,但你却感觉到他真心实意的愉悦。你为他哭的如此悲伤,确实的让他感到喜悦。
他没有嫌弃,反倒伸手拭去你脸颊的泪,“你没有背叛你的誓言,我应当给你奖赏。”
他苍白的唇印上你的额角,这似乎有点太温柔了,包含着一些你不明白的,但是已经本能的渴望许久的情愫。
“I'm back.”
这一次,邪神遵守了他的诺言。


end

评论

热度(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