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

梅香如故——记《如懿传》

海中的塵埃:

“你知道兰因絮果这句话吗?我少时读的时候只觉得惋惜,如今却明白了,花开花落自有时。”


                                ——如懿


《如懿传》实在是一个处处透漏着悲凉与无可奈何的故事。


这种悲凉来自于,你猜到自己最后的结局可能终究是一无所有、恩情不复,可是依旧一步一步循着命运的脚步踏入死局。


这种无可奈何来自于,明明是幼时相识、青梅竹马相伴长大,曾经那样情深意切的两个人,所有的情分却终究是在时光中被一点点消磨殆尽,最后难逃宿命般的恩断义绝。


第八十六集的时候,皇帝在知道所有的真相后,奉还了皇后的册宝,去翊坤宫看望如懿,表示了自己重修旧好的意愿。皇帝的内心似乎很笃定,虽然我在不断的伤害她,我一次又一次的对不起她,可是只要我道歉,我们就可以重归于好。


可如懿只是说“此次秋狝,一路保重啊”。


那是她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亦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皇帝那时也许并不知道,如懿早已放下了,她对于他已经是无爱亦无恨,当时她只是在向他做最后的道别,而他却还内心希冀着能在回来后与如懿重修旧好。


其实如懿看的很清楚,这些年来她和皇帝之间的矛盾并不在于卫嬿婉,卫嬿婉于帝后的恩断义绝顶多是催化剂。即使宫里从没出现过这个卫嬿婉,也会有其她的“卫嬿婉”,而帝后之间的情谊迟早会在皇帝与日俱增的自负和对如懿的猜忌中被消耗至空。


所以她放下了,也许她这些年活着只为将心如蛇蝎的卫嬿婉绳之于法,以祭奠那些被卫氏害死的在天之灵,还世间一个公道。


关于卫嬿婉,我曾经和友人谈起,哪怕是宜修年世兰安陵容高晞月阿箬金玉妍都加起来也比不过一个卫嬿婉来的可恨。只因在她身上完完全全的展现了人性本恶和无止境的贪欲。其他反派角色做坏事总有理由(当然并不是说有理由就是对的),比如宜修是因为庶出的身份和她对于皇帝的爱,高晞月是因为依附于皇后很多事不得不做,再加上智商有限总是被人当枪使,金玉妍是因为对王爷的痴心相恋和对玉氏的忠心,她们做坏事至少是有动机的,这样看来行为至少是合理的。而卫嬿婉不同,她属于你招惹过我那我肯定是要报复你的(参考金玉妍),但是你没招惹过我我一样要害你(对于如懿),哪怕后期她封妃、得宠,她依旧不满足,她的欲望仿佛是一个无底洞,无论如何都填不满。如果说她对于如懿的怨恨来自于凌云彻的变心,那么请问她一开始进宫的时候又为什么抛弃凌云彻?如果说是为了皇帝的恩宠,但是她彼时已有好几个孩子地位已经足够稳固,她还怕什么?只要她不害人,别人自然也不会找她麻烦。她自己的出身不够做皇后心里应该有数吧?那么她做尽坏事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就为了她无限膨胀的欲望活该搭上那么多条人命?这个女人真的是令人恶心至极。


 


如懿和弘历的结局恰恰印证了琅嬅当年的预言。大抵帝王都是这样刻薄寡恩,有时候我觉得皇帝待如懿与待别的女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的想打就打、想骂便骂。可如懿却是将一颗真心完整的奉上,最终却落得那样一个凄凉悲苦、万念俱灰的结局。也许在潜邸的时候他们是心意相通、真心对待彼此的,然而自弘历登基为帝之后,他们的关系注定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单纯,也许如懿这么多年一直都把皇帝看做是当年的弘历,她以为他没变,他们之间没变,可是他却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弘历了。


有我在,你放心。


曾经许下的誓言早已在墙角落了灰。


如懿离开的那一天,登上了城楼,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大半个紫禁城,亦是她和弘历开始的地方。


“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


那时的如懿心里在想什么呢?也许回忆起了她和弘历的少年时光,那时的他们至少不似现在这般伤痕累累、相对无言。


她走的时候就像是睡着了,手边拿着扇子,桌旁摆着剩下枯枝的绿梅,只是换了一盏茶的功夫,她便离开了。


她说“这么多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并非什么都没发生过,恰恰是发生了太多太多,这许多的事情,磨灭了她年少时的希望与爱恋,杀死了她心里最爱的那个人。


 


“茫茫岁月分不清何处是归期 恨不知心底的在意


月光如水浣尽了浮华的旧事 惟愿留一笔相依”写的是如懿。


“漫漫长夜舍不下华发追青丝 不敢看你悄然远离


若有来世盼你我结寻常布衣 再相约不离不弃”唱的是弘历。


 


 



摘纪录:

坏消息是:你没办法让所有人都开始变得喜欢你,爱你,认可你,接受你。
好消息是:这没什么所谓。
——ThinkSmarter

AomTiger:

当保护渐渐变成束缚,而彼此又任凭这段关系走向失控,以至于双方都背负上情感的枷锁,那么它是时候就该结束了。
人类正是因为有了种种脆弱的感情才会变得畏手畏脚,停滞不前。
在一切还未深入到痛彻心扉之前,在头脑仍然清晰而活络之前,走得越远越好,你要坚信你所秉承的信念才是人间正道,而我会成为这把正义之剑最严苛的试炼石。

一颗柠檬c_:

Bling Bling 日常挂眼妆⭐
特别日常的大地色系眼妆+超级闪耀的液体眼影,日常又不失平凡的眼妆!!
⭐tasu 情书6色眼影01👍👍👍@Tasu_她素
特别推荐的一个国货眼影盘,没单独出过试色(懒😂😂),这个眼妆只有一个色是带细闪的,那个细闪挺适合提亮眼头的,不高调很喜欢。其他五个都是哑光色,粉质细腻不干涩,基本上不飞粉,很适合新手化,大地色不显肿,也很容易掌握,推荐!!!!
⭐恒芳液体眼影04😍😍
好看好看好看!!!!!,这个眼影我买了很久了,一直没用过,今天试了一下没想到这么好看,太惊喜了😘😘😘。
用法:上眼皮下眼皮用法不一样(个人用法,仅供参考)
上眼皮:用自带刷头刷在纸巾上,然后用手指直接点图在上眼皮中央
下眼皮:我用的眼线刷,直接在刷头上蘸取液体眼影,然后用刷子点涂在下眼皮中央
⭐老四样,拯救眼妆大法好
1️⃣ 橘朵眼线液笔棕色
2️⃣Rayness睫毛夹213
3️⃣KATE睫毛打底
4️⃣橘朵纤长炫翘双头睫毛膏
睫毛超级卷翘,我猜是好看的!!!!😚😚😚
@买买买精选 @好物分享笔记 

HistoricalPics:

冬天并非总是让人情绪低落,冬天自有冬天的风情。

No Car No Life:

这几天是不是高考已经可以查分了?那也快到填志愿的时候了吧。


作为一个在象牙塔里呆了快二十年的大姐姐(自称)想要给准备上大学的小可爱一点点建议——


在选择专业或者决定日后职业时,能做到兴趣所至自然是最好,但如果没有什么对专业或职业的执念,那么从长远考虑的话,还请选择那些在未来几十年内不会被人工智能或计算机逐渐取代至六成以上的。


有些现在靠人脑能完成的工作,以后交给电脑也不是不可以。

【恋与漫威】醉酒后的他

七年:

☆醉酒老梗x




☆内含『小蜘蛛/贱贱/洛基』





☆ooc属于我


☆记得是这几位小天使点的小蜘蛛 @盐状星云🔭  @凛冬炽夏  @饮尽春风  @L-ooosh
☆这几位小天使点的洛基 @稚青  @ツ箫声断丶何处莫凭栏  @陌雪
☆这位小天使点的贱贱 @彰
☆还有几位小天使同时点的小蜘蛛和贱贱w @劝君莫笑   @无风断涯/Snowe—斯诺





☆很抱歉没有写成abo和吃醋梗Orz
最近快要期末考了比较忙就先写小段子啦w不介意的话忙完这段时间再补上单人长篇叭Orz
望喜欢w





——————————————————


ver.小蜘蛛




他不常喝酒。




因为醉酒对他和你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儿。




但今天是他的成人礼,他喝醉了。




他变得比以往更加喋喋不休了。





在他第七次和你重复同一件事情之后你有些不耐烦。





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本想大声的喊他安静一点儿,结果在望向他比平常更加湿漉漉和惹人怜爱的蜜糖色眼睛的时候,所有的不耐和疲惫仿佛在一瞬间烟消云散,连原本有些强硬的语气都柔软了起来,最后变成了一句轻飘飘的“彼得,安静一点儿。”





你发誓你几乎看到了从你的小男友头上耷拉下来的狗狗耳朵。
心里暗叫了声不妙,身体却比思维抢先一步抚上了他柔软的栗色头发。





他坐在沙发上可怜兮兮的低着头,在你说完安静点儿之后他突然安静的可怕。
你开始怀念刚才喋喋不休的小男友了。
你没由来的感到了愧疚。




“彼得……?”你再次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
“唔……”你感到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环上你的腰。
他把头靠在你的小腹上,末了还不安分的蹭了蹭那里。
毛茸茸的栗色发丝蹭的你有点儿痒,你轻轻的抱住他的脑袋。





你们就这样难得安静的呆了一会。





“xx……?”在你快要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他终于出了声。
“彼得?……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安静点的,我明知道你醉了。”你弯下腰,捧起他的脸,对上他蜜色的眼眸,你在里面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唔!!”





这和平常的他完全不一样,他霸道的吻了上来,强迫你与他的舌尖共舞,你们交换了一个还带着浓郁酒香的吻。
你觉得有点缺氧,耳根迅速的变红发烫。




“lucky~”他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唇,眼里满是笑意。





在成人礼的当天互换初吻什么的,最合适不过啦。





☆☆☆☆☆☆☆☆☆☆☆☆





ver.洛基






他不太喜欢喝酒。



也不太会喝酒,因为他觉得喝醉了很麻烦,也很丢脸。



他基本不碰那些他觉得难喝死了的酒精,阿斯加德的仙酒除外。
他喝酒的原因有时是因为抵不过你的软磨硬泡,有时是因为和索尔打赌输了而不得不喝。





今天他又和索尔打赌输了,于是他久违的喝醉了。




你挺喜欢他喝醉的样子,因为你觉得很可爱。




喝醉的洛基是什么样子呢?你曾经无数次那么好奇着,直到你真正看见的那天,你也更加喜欢你傲娇不坦率的男朋友了。




你看着趴在桌上的他,目光像一片柔软的云轻飘飘的落在他的身上,他像是一只睡着的猫,安静的趴在那儿,没有了以往的强势和傲娇,你有些不习惯。




“Loki??”你走近他,试探性的喊了他一声。




他睁开了一只眼,慵懒的看着你。





你望着他翠绿的如同一块绿宝石般好看的眼睛,心跳没由来的就加快了一些。
你在他旁边坐下,小心的抚摸着他的头发,他的脸,他的唇。
意外的是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要是换做平时他早就跳起来啦。
没有得到拒绝的你暗戳戳的决定趁机摸个够,却仿佛被看穿心思了似的被他一把抓住了手。





“喂,你摸够了没有。”醉酒后的他连声音都比平时更好听了呢,你想着。




“嘤,我就想摸摸你嘛。”你吐了吐舌头,委屈巴巴的看着他。




“……”他看着你,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就只能一下。”




咦?意外的好说话?




得到同意的同时你心里吃了一惊,也迅速打起了小算盘。
于是你听到你自己说:“Loki,你喜欢我吗?”




“……”回答你的是良久的沉默。




你叹了口气,心下有些苦涩,果然还是不行吗。





“……喜欢。”他小声的呢喃着,但还是没有逃过你的耳朵。





“什么?”你装作没听见,坏心眼的又问了一次,“Loki,你喜欢我吗?”





“喜欢。”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这次没有丝毫的犹豫。





“再说一次。”你又起了捉弄他的心思,心里开心的像开满了鲜花。





“喜欢。”他坚定的看着你,你再一次看到了那双绿宝石一样的眼睛里倒映着你的身影。






“再一次……”你仿佛上了瘾,激动地站起来。





“我喜欢你。”他已经站起了身走近你。





“再一次……”你看着他慢慢的靠近你。






“我喜欢你,我爱你。”他所有的温柔和深情最后都变成了一个甜蜜的吻和一个大大的拥抱。






狡猾的恶作剧之神啊,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上扬的嘴角哦。


☆☆☆☆☆☆☆☆☆☆☆☆




ver.贱贱






他很会喝酒。





但偶尔也有醉了的时候。





喝醉了的他和平常很不一样,他不再满嘴垃圾话,也不会和你开黄腔,他变得很安静,也很孤独很脆弱。




他第一次在你面前喝醉的时候用自嘲的语气和你述说着他的过往,他的秘密,他的故事,他把他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你。





你心疼的像是心脏都被攥紧了一样,你看着他满脸不在乎轻描淡写的神态,心里想着他到底经历了多少事情才能这样把一切看淡,他也曾经是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啊。
但你知道他还是难过的,因为你看到了他红黑面罩上的水渍。





喝醉了的他很没有安全感。
他很害怕孤独,也很害怕被人丢下





尽管你只是离开一小会儿去楼下的小店买一碗解酒汤。






你回来的时候他正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不留一丝缝隙。






在认识韦德•威尔逊之前,你以为他是个十足的反派。
但你真正了解了他之后,你发现其实不是的。他身上有很多很多不可磨灭的闪光点,在他的面罩背后,在他精心为自己打造的面具背后,才是真正的他,他是那么好,那么的让人心疼。





你安抚了一下自己快要哭出来的情绪,走近他的身旁,轻轻的拍了拍他。
“韦德?”你感觉他明显的抖了抖,无奈的放柔了嗓音,“我去买醒酒汤啦,你起来喝一点吧?”





他小心的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在确认过是你之后立马掀开被子粘了上来。
“噢韦德……我手上还拿着醒酒汤呢,当心点。”你被迫把醒酒汤端得高高的,避免它撒出来。




好啦,现在在外面无所畏惧无人能敌的死侍先生现在像个小孩子一样和你撒娇。






“哥以为你又抛下哥了。”委屈巴巴的语气,却让你更加心疼。


你单手把醒酒汤放下,配合着环上了他的腰,“我这不是在这吗,而且你为什么要用又?”


“噢甜心你之前也是这么说的我要出去一趟,结果你三天了才回来,哥和你说什么来着?早点回来?”


“韦德……那是工作,我必须要去出差。”你有些无奈。
“又是那该死的工作,哥说了能养你你为什么就不能乖乖的待在家里安分一点呢。”他怨念的看着你,加了些力道把你抱的更紧。


“我知道……但我不想拖累你,韦德,那都是你用命赚回来的钱,而且你答应过我的,少接点危险的任务。”


“……”这一次他沉默了,默默的把脸埋在你的肩头。







“……能喂哥喝醒酒汤吗”他闷闷的问着,你叹了一口气,每次一提到工作就是你们俩都会不欢而散的时候。






你从他的怀里钻出来,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醒酒汤。
他坐回床上,乖乖的等你。
你舀起一勺,轻轻地吹了吹,送到他的嘴边。
他满足的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张嘴一口一口的喝完你舀过来的醒酒汤。





满满的一碗汤很快见了底,你转身准备收碗,却被已经重新在床上躺好的他扯住了衣角。





“韦德……我要去洗碗啦,很快就回来,好吗?”你无奈的安抚着他,期望他能放手。





“我有一种预感你又有抛下哥,所以不放。”他固执的扯着你的衣服,声音有些颤抖。




“我发誓我真的只是去洗个碗……”你正准备挣脱他的束缚,却对上了他湿漉漉的眼睛,“噢好吧……韦德•威尔逊你赢了。”你放下碗,站到床前。




几乎是你站稳脚跟的那一瞬间他就把你卷到了怀里。




“陪哥睡觉。”语气毋庸置疑是喝醉的时候独有的任性。




“可是我还没洗澡……”你弱弱的抗议。




“哥不嫌弃。”他把你抱得更紧了。




你微微红了耳根,放弃了微弱的抵抗。




他轻吻你的额头,搂着你像是抱着泰迪熊一样安心的小孩,很快的睡去。






亲爱的死侍先生啊,我永远都不会把你抛下噢。








——fin——